您所在的当前位置:农民网首页 >> 农民频道首页 >> 幸福剧场 >> 即将播出 >> 《继父回家》剧情介绍
《继父回家》剧情介绍 (2)
www.nongmintv.com  农民网  2015-10-28  浏览次数:2130  

第一集

十七年前,一个落叶纷飞的深秋,一对恩爱的小夫妻散步在公园中,身怀六甲的妻子丁洁正拿着她丈夫李宽为他们即将出世的宝宝亲手制作的长命锁爱不释手,然而这一幕却被两个起了歹意醉汉盯上并欲实施抢劫,李宽为了保护妻子及其腹中的孩子与醉汉厮打起来,慌乱中,误将一个醉汉推倒在石尖上导致其死亡,法院因故意伤害罪,判处李宽有期徒刑二十年。

得知情况的李父为儿子愤不平,然而却在去讨说法的途中遭遇了车祸,不幸去世,不久后丁洁也产下了一对龙凤胎。

入狱后的李宽看到自己儿女的照片愈加愧疚,为了妻子和孩子,他不 得不狠心逼迫丁洁与他离婚,并要求丁洁告诉孩子他们的父亲已经去世,丁洁无从选择,只能含泪答应。

十七年后,李宽因在狱中表现优异获得假释的机会,提前三年释放。当他出狱时,他的好朋友们已在门外等候,但是心系父母的他婉拒了兄弟们的盛情,直接奔赴林城老家。

然而时过境迁,没想到等待他的却是父亲早已去世的噩耗,而母亲也被其前妻丁洁接走,他心里此刻翻江倒海

李宽赶回城里在昔日兄弟们的热情接待下喝得酩酊大醉,酒醉的李宽却误打误撞的闯入酒店的另一个房间,没想到他出狱后第一次与前妻见面的场景竟然是在她与未婚夫司徒憾的订婚宴上。一石激起千层浪,李宽的突然出现打破了原本喜悦的气氛,丁洁当即晕倒在台上。丁洁醒来之后依然沉浸在刚才的惊讶之中,他怎么出来的,为什么会在自己的订婚宴上看到他,他为什么会来……太多的为什么停留在她脑海里。

酒醒之后的李宽向他的好朋友建新打听到了丁家的住处,李宽站在门口喘息,犹豫。他努力的想抚平内心的紧张和激动。当房门打开那一瞬间,李宽看到了十七年未见的母亲,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满含泪水地看着自己的母亲,不料自己的母亲已完全不认识自己了,他嚎啕大哭,任其怎么呼喊,却仍唤不醒母亲丝毫对他的记忆。

为了自己的母亲和孩子,李宽只能求助于好朋友建新,随后建新来到丁洁的洗衣店里告诉丁洁,李宽想同她见上一面。

第二集

得知建新的来意,丁洁爽快地答应见李宽,并把地点选在十七年前他们俩约会的老茶坊。

丁洁缓慢地走上了老茶坊的楼梯,同时调整着自己激动的情绪,可当她看到那个曾经熟悉的背影时,情绪崩塌,眼泪不由自主地落下。两人简单寒暄后李宽提出要接走他年迈的母亲,并且与孩子相认,被丁洁直接拒绝,她解释道,当年,在李宽入狱和李父被撞的双重打击下,李母几近崩溃,精神受了巨大刺激的她失去了记忆,生活都不能自理,两个孩子也正值高三面临考考,如若此时将李母接走,跟他们道出真相,一直以来认为自幼丧父的两个肯定一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得不偿失。但李宽还是坚持自己的态度,无奈之下,丁洁只好求李宽给她一点时间,让她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说罢便匆匆离开。

出来后两天的遭遇,使李宽遭受接二连三的打击。他方寸已乱,不知道何去何从,只得再次回到林城老家。李茹对弟弟的到来十分热情,而她小肚鸡肠的丈夫杨德利却认为李宽是来抢房子的,然后偷偷报警说李宽逃狱出来,杨德利的行为彻底激怒了李宽,他对杨德利的为人早有耳闻,也是逼走自己母亲的罪魁祸首,于是和杨德利争执起来,矛盾升级,二人扭打在一起,李茹情急之下只好打电话求助于丁洁,正在和未婚夫司徒憾喝咖啡的丁洁接到电话面色紧张,找了个理由便匆匆离开,只留下满脸疑惑的司徒憾。

丁洁急忙赶回林城将李宽带回城里,将他安顿于旅馆内,但她知道没有身份证的李宽住在旅馆并不是长久之计,她必须另想它法。

第三集

深夜在旅馆的李宽从梦中惊醒,碾转反侧,脑海里都是他的孩子和母亲,他想知道他不在的这十七年他们是怎么过的,丁洁又承受了多大的压力,面对一切的未知李宽想到了一个好办法解决。

翌日清晨,李宽装作客人来到了丁洁的这家洗衣店,从店员的口中得知丁洁的未婚夫司徒憾就是这家连锁洗衣店的老板,对丁洁一家都是尽心尽力的,但自强独立的丁洁不依仗有钱有权的司徒,自己扛起了整个家的担子,除此之外她还投入大量的精力经营洗衣店,忙完家里忙外面,整天像陀螺一样不停地转。这让李宽非常过意不去,一心想为这个家庭分担一份责任。

正跟自己的好兄弟建新诉说苦闷时,未在旅馆找到李宽的丁洁找到这来,思儿心切的李宽再次恳求丁洁让自己见一面孩子,看到李宽这般可怜模样,丁洁不忍,随即带着他到学校去偷偷见孩子。李宽看着操场上他的一对生龙活虎的儿女,十七年所有的情绪只幻化成两行幸福的泪水流在李宽的脸上。

丁洁为了帮李宽找到一个容身之所,于是就找到了开汽修厂的弟弟丁武,打算将李宽暂时安排在他家住,可丁武的妻子张晓芳却极为不乐意,丁武见状,与妻子大吵了一通,张晓芳方才让步,让李宽住进家里。

而这期间看着丁洁最近反常行为颇多的司徒,隐约觉着有些不对劲,于是他决定打破砂锅问到底,开始调查原因。

而此时全然不知的孩子嘉木为了减轻丁洁的负担,被同学塞强拉去偷偷卖起了手机配件。

第四集

丁洁在咖啡厅约见司徒,用第三者的口气叙述她和李宽的故事,以此来试探司徒,但他否定的态度让丁洁知道,李宽的事情她必须要隐瞒下去。

在丁武家暂住的李宽思母心切,丁洁也非常理解,所以决定趁着孩子上学的时间带李宽回家见他的亲生母亲。来到丁家后李宽看到丁洁把家打理得这么好,他心里又多了一份内疚,更坚持要把老太太接走,却遭到了丁洁的反驳。而此时依旧没认出李宽的李母却错认为李宽欺负丁洁将他赶出门去,李母的行为让李宽认识到丁洁的话是正确的,他现在确实不能直接将老太太带走,只能另想他法。

送走李宽的丁洁回到洗衣店碰到了司徒,当他们正商量带孩子们去哪吃饭时,却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嘉木因贩卖手机走私配件被抓到警局,而当在警局的嘉木得知教唆他贩卖走私配件的同学的父亲是个刑满释放人员时,愤怒到了极点,嚷着再也不和释放犯的孩子有任何来往,而此时的丁洁心里却是五味杂陈……

接嘉木回到家之后,丁洁才从女儿嘉嘉的口中得知嘉木赚钱的本意是为了参加物理竞赛,但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嘉木才会去倒卖手机配件,丁洁知道自己误会了儿子,深感愧疚然后用自己的方式向嘉木道了歉。

翌日清晨丁洁打电话给李宽让其为嘉木买学习资料,不料李宽却在书店里巧遇司徒憾并制服了两个正准备对其行窃的小偷,司徒深表感激递上名片但他却不知其感谢的对象正是丁洁的前夫。

深夜回到汽修厂的李宽被噩梦惊醒,去客厅倒水时不小心弄出“嘎达”一下的声音,张晓芳猛然惊醒,再听,鸦雀无声。她开始脑子里开始闪现恐惧的场面。

第五集

一个曾经杀过人的男人住在家里,本身就让张晓芳很不自在,半夜听到门外的声响更是害怕,她急忙给在外出工的丁武打电话,不料他却没拿手机,慌乱的张晓芳决定连夜抱着孩子回娘家。不巧的是刚出门就被李宽撞见,李宽好心准备送他们,却被孩子一语道破“我妈妈就是怕你”,李宽见状,二话没说,立马带着行李离开了丁武家。

无处可去的李宽只好回到了林城被他姐和姐夫霸占了的老房子里,通知他姐和姐夫,他准备在老家落户,然后把老太太接回老家住,给她养老送终。这对攻于算计的杨德利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但他在李宽逼迫下也只能选择妥协,随即李茹陪同李宽到派出所备案落户。

司徒为了讨好两个孩子,有恐高症的他陪孩子们去了游乐场,坐了海盗船,过山车,然后又被嘉嘉带去涂了指甲还戴了耳环。被孩子们整了一天的他向丁洁哭诉,但他的这份执着打动了丁洁,使丁洁心向与他。

安抚司徒后,丁洁前去汽修厂探望李宽,可他早已人去楼空。找不到李宽的丁洁打电话到处询问,最终在李茹那儿寻得李宽的下落。左右为难的李茹向丁洁哭诉,他弟弟的到来快导致他们婚姻破裂,丁洁思来想去决定直接开车到林城接李宽回家,在李茹和杨德利的劝说下李宽同意跟着丁洁回到城里。

随后丁洁陪李宽到派出所把户口迁回到了城里,还成了李宽假释期间的监护人。回去的路上丁洁心事重重,她真不知把李宽像流浪儿一样领回家里,会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情。她抱着赌一把的心理,希望奶奶和孩子们会因为亲情而接受他。其实李宽心里早已另有打算,他知道丁洁为这个家已经鞠躬尽瘁,不能再背上自己这个沉重的包袱,于是在返城的路上提出去好朋友建新那儿,等到孩子高考之后再同他们相聚,丁洁对李宽的这份理解十分感激,含泪答应,随即把李宽送到了建新的饭店。

稿源:农民网 
微博互动
  • 老三热线(周一-周五)

       播出时间:每天18:00

  • 农博士在行动(周一-周五)

       播出时间:每天13:30

  • 非常帮助(周一-周五)

       播出时间:每天12:00

       重播:22:00

  • 男过女人关

       播出时间:周日19:30

       重播:周六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