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当前位置:农民网首页 >> 农民频道首页 >> 幸福剧场 >> 即将播出 >> 《继父回家》剧情介绍
《继父回家》剧情介绍 (5)
www.nongmintv.com  农民网  2015-10-28  浏览次数:2130  

第十六集

李宽在大桃的帮助下找到了他的第一份护工的工作,照顾一个脾气古怪、身患绝症的老人--韩大爷。

李宽走后,两个孩子给丁洁惊喜,主动准备了晚餐,在饭桌上奶奶和嘉嘉总是不自觉的提到李宽,而家却一直在说司徒好,家中也分成两个阵营。

初次与韩大爷见面,李宽并没有得到韩大爷的认可,韩大爷的儿子给李宽打预防针说其父脾气不好,让李宽尽量多担待。

李宽担当起了服侍韩大爷的重任,整天被他呼来唤去。老大爷曾经当过兵,所以他总是认为自己是将军,并将李宽当成了他的部下,像对待士兵一样对待李宽。对李宽呼来换去且百般刁难,李宽对此毫无怨言,细心照料还总是迎合韩大爷的意思,想方设法让他开心。

司徒强行和吴老师合影的行为彻底激怒了吴老师,从而拒绝再给嘉嘉补习。嘉嘉非常生气并回家想丁洁抱怨起此事,并劝丁洁慎重与司徒的关系。

丁洁因吴老师的事去埋怨司徒,提出让司徒去给吴老师道歉,但遭到了司徒的拒绝,丁洁失望离去。

大桃十分欣赏李宽的踏实和勤劳,时常和他聊天。听说李宽现在单身,思想开放的大桃主动接近李宽,并提出二人凑活着过日子,思想相对保守的李宽反而有些畏惧,总是躲着大桃。

第十七集

深夜的李宽在走廊里来回踱步,却又被大桃拉着聊起天来,性格直爽的大桃又提出想和李宽在一起的想法,逗他说要一起睡觉取暖,思想保守的李宽连忙逃窜,生怕被人看见,逗得大桃直乐。

已经好久没见到李宽的老太太,硬要叫急于去店里开会的丁洁带着她去菜市场找李宽,无奈之下丁洁只好带奶奶前往。寻找无果的奶奶开始犯病无理取闹,丁洁迫于无奈只好强拉老太太离开,而这一幕却被周围人误会,以为丁洁虐待老人并将此事传到网上,好在碰到建新,丁洁才得以脱身。

司徒为了缓和与孩子们的关系决定和伍依依家打好关系,于是就到依依爸爸的摊位上送遮阳伞,又瞒着依依请依依妈妈到学校里作报告。

而此时的李宽正在医院尽心尽力地照顾韩大爷,又是采耳又是洗澡的,但挑剔的韩大爷却因李宽帮助大桃照看病人而大发雷霆,一句“哪怕是你娘,也得先照顾我首长”,彻底激怒李宽在心里的底线,一提到他母亲,这十七年的愧疚如针扎般刺痛李宽的心,再也容忍不了的他愤然离去。得知消息的大桃赶忙到医院楼下拦截,在大桃好心劝说下李宽同意暂且接别的活来维持生计。

司徒为使嘉木分数提高,通过王律师找来了有特殊方法送孩子考入大学的段保平,见完面后司徒急忙给丁洁打电话邀功,却听不出电话那头声音的变化,丁洁因肚子如针毡般疼痛便匆匆挂了电话,只能通过止痛药来缓解疼痛。

第二日到洗衣店里司徒才发现丁洁的不适,急忙带她去医院,然而在他们排队等候检查的时候,司徒无意间的转身却让他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人--李宽,就在这时丁洁也欲回头却被司徒急忙拉住,使得两人就别错过。心虚的司徒以人多为借口急忙拉着丁洁离开了那家医院。而回家之后的丁洁在睡梦中见到了她日也安心不下的李宽。

第十八集

惦记着李宽的丁洁总感觉到他并未离开本市,清晨醒来不顾身体的不适急忙跑到李宽的好兄弟那儿打听李宽的消息,但得来的还是失望的结果。

打不通丁洁电话的司徒赶到洗衣店看望丁洁,司徒为了替丁洁分担家庭的担子,将孩子的事都揽在他自己身上,只让丁洁安心养病。

买完早点的大桃不料自己碰上了值夜护的李宽,李宽只能用不愿自己在家待着的理由搪塞过去,而将他无家可归的事实隐藏。看着憨厚老实的李宽大桃又忍不住挑逗,顺势将头搭在了李宽的肩上,吓得李宽拔腿就跑。

回到医院后,李宽借着住的远缘故让大桃帮忙找全护的工作,豪爽的大桃借机将自己的房间钥匙拿出来,让李宽去她那儿睡,大桃的热情让李宽慌了神,大桃看到紧张的李宽直接将他推到墙上,继而把自己对他的情感表达出来,李宽惊慌所措还是采用逃跑的老套路,大桃看到李宽慌忙逃窜的背影心里乐开了花。

司徒将依依的妈妈接到了学校做勤劳助学的报告会,将依依的事迹全部公之于众,使得自尊心特别强的依依特别尴尬愤然离场。放学之后周围的指指点点让依依更加不自在,在得知是嘉木和嘉嘉的叔叔搞的鬼之后,伍依依拒绝再与他们一起学习。

嘉嘉被司徒气的到家之后都没消火,丁洁询问之后才知道又是司徒把事情搞砸了,随后直奔公司找司徒,怪罪他将李宽辛辛苦苦找到的吴老师和伍依依都气走,满肚子委屈的司徒一听到李宽的名字便怒火万丈,李宽作为孩子的亲爹本身就让司徒极不舒服,自己好心却当驴肝肺,被丁洁埋怨,埋藏心中已久的怨气直接爆发出来,小心眼的他说丁洁旧情难忘,而这句话却激怒了丁洁,转身离去。

冷静下来的司徒知道自己说错话急忙开车追赶。追赶上丁洁的司徒满脸委屈,他知道自己忙前忙后的为孩子完全是因为他对丁洁的爱,因为丁洁他想融入到她的家庭,因为丁洁他想为她分担生活上的压力,因为丁洁他接受了李宽的事实,而他所做的一切却得不到一点肯定,所以让司徒不知所措。丁洁知道司徒的想法之后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因为她现在所要承受的一切都是在认识司徒之前就已经发生的,她自己无计可施,改变不了。说出了各自的心里话彼此都舒服了些,随后两人商量决定以后司徒负责照顾奶奶,而丁洁负责孩子的学习。

一进家门丁洁就听到奶奶的哭喊声,再次吵着要找李宽,嘉木和嘉嘉已经无计可施,丁洁就只能通过哄骗的方式来骗取奶奶的安静,而在夜梦中奶奶也一直呼喊着李宽,丁洁知道老太太已经离不开李宽了。

清晨丁洁将奶奶交给司徒照顾,自己则去了吴老师家登门致歉,而让她没想到的是在这里丁洁见到了她日夜牵挂的李宽。

第十九集

李宽正准备给老爷子换水,却听见背后传来一句轻声地呼唤,转过身来才发现原来是丁洁。李宽从丁洁的口中得知了司徒将吴老师和伍依依得罪的消息,急忙安抚丁洁说自己跟吴老师挺熟,问题不大。果不其然,吴老师得知了他们的情况后,决定看在李宽的面子上继续帮嘉嘉辅导,但前提是不能让他再见到司徒。

落叶纷飞,丁洁和李宽在金黄的树叶中漫步,丁洁在得知李宽的情况后替他感到委屈欲将真相告知孩子,但却被李宽阻拦,为了帮孩子为了帮老太太,甚至为了帮她自己,李宽已经做得太多,这使得丁洁心里更加愧疚。

医院里的韩大爷正在跟儿子韩文发脾气,抱怨两个孩子疏于陪伴自己,正说着衣着华丽看到女儿在保镖的陪同下走进了病房,韩大爷立马眼泪汪汪像孩童般委屈,经济富裕的海伦想让父亲回家养病却被其父拒绝,韩大爷一心只想请回陪护李宽,并承诺愿意改掉坏脾气。

在韩大爷的两个孩子的百般央求下李宽终于同意继续照顾韩大爷,当韩大爷看见李宽不计前嫌再回来照顾他笑的像个孩子。

傍晚时分,医院的走廊上传来一阵吵闹声,大桃和另一个护工小喇叭正在争夺废品,撞见的李宽急忙前去帮助大桃,却不料被小喇叭认出身份,在得知医院有很多同乡后,李宽开始隐约着觉得有些不安。

李母最近总是被同一个噩梦惊醒,十七年前她最不愿回忆的场景在她脑海挥之不去,梦里她能喊出李宽的名字让丁洁惊喜万分,丁洁通过咨询大夫得知李母有恢复记忆的可能,这样她重新看到了曙光。

李宽找到嘉木学校的校长,让校长明白了吴母做报告对伍依依造成了伤害,校长答应登门向伍依依道歉。校长的登门却碰到了同样前来道歉的丁洁。

第二十集

大桃拿着用废品换回来的饺子急忙跑来送给李宽,吃着饺子的李宽聊起了韩大爷的事情,今天韩文为了让韩大爷过完安享的晚年让李宽随便开价钱的,李宽心里突然多了一份酸楚,同样是儿子他却不能为自己的母亲尽孝,已经亏欠了十七年,出来后还是迫于现状无能为力,即便是再坚强的男人也忍不住红了眼眶,大桃见状相拥安慰,李宽立马转换情绪撒腿逃跑,只留满脸委屈的大桃站在原地。

依依放学后在校门口等待着向嘉木和嘉嘉道歉,嘉嘉欣喜万分,而心高气傲地嘉木理都没理直奔司徒那儿吃饭,而吃的正开心的时候李母却突然要上洗手间,司徒只能陪同,但等的时间过长司徒不耐烦地先行离开。李母推开洗手间门的一刹那发现了一个看似熟悉的背影,直接急忙追出了酒店的。见奶奶许久没回来,司徒和嘉木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妙,去洗手间寻找,而李母却早已不见踪影。

医院的走廊里传出一阵叽叽喳喳地讨论声,护工们正在讨论关于昨晚医院的失窃案,小喇叭闻声加入其中并添油加醋地道出李宽杀人犯的真实身份,惹得人心惶惶,于是派代表到保卫科请求保安核实李宽的身份。科长得知情况后立马派了一个小组的人员去调查,不料在房间内真的找出了被盗的背包,李宽因此被扣押到了保卫室。

而此时的司徒和嘉木找寻李母无果,只能心虚地给丁洁打电话,得知情况的丁洁火冒三丈,挂掉电话急忙拉着员工帮忙寻找。丁武一家和李茹一家闻讯后匆匆赶来,帮助四处寻找李母的下落,司徒则到处张贴寻人启事但全部被城管撕下,无奈之下他只能另求他法。建新得知这一消息,调集酒店的员工加入了寻找的队伍,而在这十万火急的时候李宽的电话却打不通,这使丁洁心里更为急躁。

保安室里被扣押的李宽利用法律知识维护自己的权益,通过当日的监控使自己得以清白。事平之后他才发现多个丁洁的未接来电,李宽得知母亲失踪,马不停蹄地赶来与丁洁会合。

稿源:农民网 
微博互动
  • 老三热线(周一-周五)

       播出时间:每天18:00

  • 农博士在行动(周一-周五)

       播出时间:每天13:30

  • 非常帮助(周一-周五)

       播出时间:每天12:00

       重播:22:00

  • 男过女人关

       播出时间:周日19:30

       重播:周六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