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当前位置:农民网首页 >> 农民频道首页 >> 幸福剧场 >> 即将播出 >> 《三妹》剧情介绍
《三妹》剧情介绍 (2)
www.nongmintv.com  农民网  2016-04-28  浏览次数:3774  

第一集

20世纪七十年代的一个深秋,秋夜凉风习习,凤凰公社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在露天舞台正在进行专场演出。何三妹美丽的舞姿, 打动着每一个观众的心。公社书记和副书记王琪对何三妹十分欣赏。宣传队副队长杨豆筋对何三妹垂涎三尺,到后台送糖水给何三妹,糖水却被何三妹的恋人李大庆喝下,杨豆筋怒火万丈。

李大庆在上台前趁机将纸条塞给了何三妹,并约她到老地方见,急于上场的三妹将纸条放在了台灯座的下面,但一只无形的手却伸向了台灯座下。

深夜里杨豆筋带人举着火把前来“捉奸”,最后在稻草堆里将李大庆和和何三妹抓住,从而二人纯真的爱情也被灌上了“奸情”的名声。

公社书记认为何三妹与李大庆乱搞男女关系影响恶劣,组织必须处理,何三妹被游街示众。王琪知道此消息非常生气,要求制止这种人身侮辱。何三妹因死不认罪,被公社开除出宣传队,在何三妹离开宣传队之前杨豆筋利用留在宣传队的机会试图占有何三妹,何三妹以死相逼逃出了杨豆筋的魔爪。李大庆为了与三妹共患难决定同她一起离开宣传队,可就在他出门之时却被自己的母亲王小香拦住,将他用绳子捆回了家。王小香觉得何三妹不对门户,要安排李大庆相亲,李大庆坚决不从,被关在屋里。

第二集

面对李大庆对何三妹坚决地态度,王小香毅然决然地将农药喝下以死相逼,湘红叫来曾经做过赤脚医生的杜老钟大叔为王小香洗胃,王小香却死活不张嘴,逼迫李大庆断绝与何三妹的关系。一边是亲生母亲,一边是心上人,李大庆纠结痛苦,最终不得不含泪点头,委曲求全,一场风波暂时平息。

得知王小香病倒,何三妹去看望,反被奚落一通。李大庆听见何三妹的声音欲出门,却被父亲死死抱住,挣扎中李大庆撞在了五斗柜铁角上,晕倒在地,二老哭着喊着把大庆送进了医院。李大庆趁机悄悄逃出医院,来找何三妹。

李大庆和何三妹一路跌跌撞撞地逃跑,山中举火把的人越来越多,都是李大庆的七大姑八大姨来抓何三妹和李大庆的,何三妹拉着李大庆在他们上天没路下地无门时,决定双双跳崖,誓言以死抗争世俗的偏见和腐朽的封建思想纵身飞向群山之中。

何三妹擦干最后一滴眼泪,纵身跳下了万丈深渊,而李大庆却被追赶而来的母亲死死抱住,当他醒来之时何三妹已跳下深渊,他欲追随三妹的步伐时却被他爹一手电筒打昏将其强行带回家中。

在失去恋人的沉重打击下,李大庆一时傻了,嘴里不停地哼唱着他与三妹在宣传队时一起表演的歌曲,面对李大庆的反应,李父和李母只剩下无奈与悔恨。

第三集

遍体鳞伤的何三妹挂在茂密的树枝,弹棉花人吴建富背着弹花工具到凤凰镇赶活,经过山谷时发现了何三妹。人憨心事少,吴放下肩上工具像猴上树,把何三妹救了下来,送到了卫生院。

在失去恋人的沉重打击下,李大庆一时傻了,整天抱着二胡痴痴地发呆。曾当过赤脚医生的杜老钟断定是心病,必须叫来他的心上人方能治好他的病。可何三妹已跳崖,李父母老泪纵横,后悔不已。

何三妹在医院苏醒过来,以为李大庆已经死去,决定继续寻死,吴建富告诉她,他在悬崖下并未发现其他人,也许她的心上人还活着,就在何三妹怀疑之时王琪赶到急忙劝阻并施以安慰,何三妹才平静下来。

何长军和何水莲闻讯匆匆赶来,何三妹方才知道李大庆没跳崖,被打晕后回到家里。三人抱头痛哭。

在李大庆父母几乎绝望之时,女儿李湘红带来好消息:何三妹没死。王小香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和丈夫一起匆匆赶到卫生院,请求何三妹原谅。何水莲怎肯罢休,将李家夫妇奚落一通,但王小香不死心,硬闯入病房请求何三妹的原谅与帮助,但何水莲坚决反对,将他们赶出病房。但面对自己的爱人何三妹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去看看李大庆。

神志不清的李大庆在家里耍着大刀刚要出门,忽见何三妹站在院门口,二人相拥痛哭。

第四集

在何三妹的照料下,李大庆日渐好转。李家父母不再阻拦他和何三妹,合计定个日子给他们办了婚事,可王小香一查黄历,发现属相不对:女马男蛇,命中相克,必有天灾,不免担心起来。

何三妹的身体逐渐好转,选择到河东小学代课。有了何三妹的帮忙让何长军的担子轻了一些,父女二人商量着何三妹与李大庆的婚事,放学后何三妹提着香油去看李大庆,二人商定,结婚后李大庆也到学校当老师。王小香听见很惊讶,和李父商量,决不能让吃商品粮的儿子进穷山沟教书。

李大庆将三妹拉到自己的房间,将一件红衬衫交给手巧的三妹让她剪成了两个喜字当定情信物,一个贴在三妹的床头一个贴在了大庆的床头,深夜里何三妹看着剪出的喜字幻想着结婚时场景嘴角不禁幸福地上扬。

何三妹如约来到李大庆家里将喜字交给了他,二人望着喜字甜蜜相拥却不料被进来送水的王小香看到。眼看李大庆与何三妹的关系越来越好,李大庆的父母越发的担心起来,生怕二人结婚之后自己的儿子被“拐跑”,就在二人不知所措之时,突然一个主意闪现在了李父的脑中,一个字“拖”。

何三妹走后王小香在李大庆的屋子里不知如何开口,终忍不住试探李大庆的口气,把李大庆送到省城调养身体的事情说出口,却被李大庆一口否决。

第五集

深夜里王小香又在发愁,之前请黄媒婆介绍的对象刘春芳要上门来认亲,却又担心被何三妹遇上,于是二人商定决定分头行事。

次日二人将李大庆和李湘红支走去听戏,王小香留在家中等待着刘春芳,李父则去河东找何三妹,为了拖住李大庆和何三妹的婚事,谎称李大庆要去省城看病调理,让何三妹不要去找李大庆。何三妹表示支持,并把自己勾绣的枕头花垫让李父带给李大庆,李父却随手扔进了草丛里。

何三妹在教室颁发红领巾,发现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女孩趴在窗户上偷听,一问方知她今年已经九岁了,是余德才家孩子,一心想上学,却没钱交学费。何三妹非常心疼,便让五姑娘在门口旁听,并承诺她考到前三名的话可以进教室上课。

下课之后一群学生围着五姑娘又打又骂,嘴里一直喊着“小地主,偷红薯”,何三妹为此感到非常生气,何三妹教育孩子们说五姑娘和我们一样都是河东村的孩子,地主是旧时代解放前的产物,歧视她就等于歧视我们自己,人应该平等,孩子们很受教育。

雨季来临,狂风暴雨。因雨太大,学校漏雨严重,学校厨房里的水越积越多,何长军赶紧上房修屋顶,却不慎从屋顶跌下摔伤,何三妹匆匆赶回,将父亲送到县医院抢救。何三妹身上钱不够无法住院,路过的杨豆筋悄悄为她交了住院费。

稿源:农民网 
微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