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当前位置:农民网首页 >> 农民频道首页 >> 幸福剧场 >> 即将播出 >> 《二姐》剧情介绍
《二姐》剧情介绍 (2)
www.nongmintv.com  农民网  2017-09-08  浏览次数:2048  

第一集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天州市。

在市群众艺术馆工作的大姐田佳敏和在话剧团做学员的小妹田佳韵兴冲冲去火车站接老二田佳慧。因为田佳慧考上了话剧团,被提前从青年点抽调回城。

两个看上去有些流气的男青年骑着辆自行车从后面追了上来——他们分别是话剧团的美工郝建功和食品厂的采购员刘马列,两人也是去火车站接人的,他们要接的是两人的发小罗东篱,罗东篱也考上了话剧团。

刘马列见田佳敏长得漂亮,几番调戏,一向胆小的田佳敏只是默默地躲避着他。

田佳慧和同一个知青点的男知青罗东篱出了火车站,没有见到大姐和小妹,却不小心撞到一个戴着大学校徽的小伙子——苏卫东。苏卫东对田佳慧一见钟情……

刘马列故意骑车将田佳敏别倒,苏卫东正好路过,扶起田佳敏。田佳敏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田佳韵大骂刘马列,刘马列恼羞成怒,正要发作,一只鼓鼓的装满了山核桃的黄书包兜头盖脸朝刘马列砸来——砸他的正是田佳慧。

刘马列抓起一块砖头欲拍田佳慧,被郝建功用身体挡住,结果自己被砸昏在地。田佳慧忙给他做起了人工呼吸。良久,见郝建功仍无反应,田佳慧迟疑了一下,嘴对嘴做起了呼吸……

几个人送郝建功去医院,田佳慧回身猛地一脚将刘马列踹的捂着肚子趴在地上打滚……

郝建功和罗东篱都劝田佳慧给刘马列道个歉,以免招来麻烦,可田佳慧一口回绝。很快,话剧团学员班以考核不及格为由将田佳韵甄别,又以政审不合格为由撤销了田佳慧的录取资格。田佳慧找到团领导评理,团长表示这是上级主管部门的意思,自己也爱莫能助,因为刘马列的父亲是文化局革委会主任,母亲是知青办的。

郝建功和罗东篱不约而同找到刘马列替田佳慧说情。郝建功坦陈自己看上了田佳慧。刘马列表示看在哥们儿的面子上,让田佳慧给自己道个歉,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为了妹妹,田佳慧硬着头皮去刘马列家道歉,结果被刘马列的母亲一番羞辱,田佳慧摔门而去。

田佳慧径直来到市革委会,要找本市的最高领导苏主任评理,门卫告诉她苏主任已经下班。可田佳慧一屁股坐在台阶上,一副死等的架势……

第二集

在一番软磨硬泡之后,田佳慧终于从好心的门卫那里打听到了苏主任的住址。

田佳慧敲开苏主任家的门,保姆问明来意后,把田佳慧拒之门外。田佳慧索性在苏主任家门口朗诵起了诗歌。门终于开了,没想到开门的竟然是苏卫东,原来他是苏主任的儿子。苏卫东打着父亲的旗号给刘马列的父亲打了个电话,于是,田佳慧和田佳韵都如愿进入了话剧团。

田家姐妹请苏卫东到家里吃饭以表谢意,罗东篱作陪。郝建功得知后心生醋意,带着两瓶白酒不请自到。

田佳敏一眼认出苏卫东就是在火车站扶自己起来的小伙子,脸上泛起了红晕。席间,田佳敏对苏卫东格外关照,眼神中泛着异样的光彩,这一切都被田佳慧看在眼里。不胜酒力的苏卫东被郝建功灌醉,吐得一塌糊涂。郝建功也喝多了,有些失态。

话剧团准备排演新戏《救救她》,田佳慧扮演女一号李晓霞,在她的巧妙争取下,田佳韵得以扮演李晓霞的B组。

苏卫东悄悄地告诉田佳慧,说自己后天过生日,想单独请她吃饭。田佳慧错开苏卫东炽热的眼神,默默地点点头。

晚上,三姐妹并排挤在大姐田佳敏的床上聊天。田佳慧有意试探大姐对苏卫东的看法后确认佳敏对苏卫东有爱慕之意,于是暗自做了一个决定。

第三集

田佳慧独自去商场为苏卫东挑选了一只英雄牌金笔作为生日礼物。

路上,田佳慧的脑海中不断交替闪回着苏卫东那张阳光的脸还有大姐田佳敏面对苏卫东时的画面,竟然不知不觉地骑到了公墓,来到了父母坟前。

天黑了,田佳敏、田佳韵、罗东篱、郝建功等寻找田佳慧未果。罗东篱壮着胆子独自来到墓地。田佳慧对罗东篱的出现既意外,又有些感动。

回家的路上,田佳慧让罗东篱帮自己一个忙,给自己“演”一段临时男朋友。罗东篱自然是满口答应,但心里却祈盼着能够“转正”。

田佳慧告诉田佳敏明天是苏卫东的生日,中午他想单独请大姐吃个饭。

田佳敏的眼神中顿时充满了幸福的慌乱。田佳慧找出自己最好的连衣裙按照大姐的身材连夜改好,将大姐一番精心打扮。大姐走后,佳慧才想起忘了将那支作为生日礼物的英雄牌金笔给大姐带上,于是忙打发佳韵给送去,并嘱咐佳韵就说是大姐送给苏卫东的。

尽管苏卫东因佳慧的爽约有些失望,但在佳敏面前并未流露出一丝不悦,倒是佳敏心里小鹿乱撞。佳韵送完钢笔正要离开,被苏卫东叫住,非得让她一起吃饭。

佳敏、佳韵回到家,佳慧生气地数落佳韵搅了苏卫东和大姐独处的机会。大姐似乎看出了端倪,问佳慧这一切是否是她安排的、是否对苏卫东有意?佳慧连忙否认,说自己已经有对象了,就是罗东篱。佳敏这才安下心来。

苏卫东来找田佳慧,还没容他开口,田佳慧便直言希望苏卫东能成为自己的姐夫。苏卫东头也不回地走了。此后几日,苏卫东音讯全无。田佳慧见大姐魂不守舍,暗自着急。独自来到市革委会大院,得知苏家已搬走。田佳慧好不容易找到苏卫东的住处,见他神情萎靡,原来他父亲自杀了。

田佳慧安慰了苏卫东一番,苏卫东感慨道,世态炎凉,这时候还能来看我的人不多了。田佳慧说是大姐让我来的。苏卫东说替我谢谢佳敏。不过我对佳敏真的没有那种感觉……

田佳慧对着母亲的遗像暗自发誓,一定要促成大姐和苏卫东的好事。

第四集

田佳慧以方便排练为由,跟孟团长要了间宿舍,和佳韵搬到了团里,随后找到罗东篱,一番安排。

傍晚,罗东篱接上苏卫东来田家吃饭,田佳慧和罗东篱先后借故离开,家里只剩下田佳敏和苏卫东两人。

酒入愁肠,原本就不胜酒力的苏卫东很快有了醉意,感慨万千。田佳敏温柔地宽慰着他,苏卫东大为感动,猛地抱住田佳敏像个孩子似的委屈地大哭起来,田佳敏则默默地把苏卫东搂在怀里。在酒精的作用下,苏卫东忍不住吻了佳敏。很快,在田佳慧的“大力推动”下,田佳敏和苏卫东登记结婚了,但苏卫东的心里依然惦念着田佳慧。

郝建功找来罗东篱和刘马列在话剧团美工室喝酒,让两人给自己出主意追田佳慧。暗恋田佳慧已久的罗东篱十分尴尬,借故离开。田佳慧得知此事后数落了罗东篱一通儿,说他不像个男人。

喝多了酒的刘马列在郝建功面前咒骂田佳慧,郝建功忍无可忍,打了刘马列一拳。刘马列大骂郝建功重色轻友,恨恨地出了美工室。

第五集

田佳韵去女厕所冲凉,刘马列暗中尾随。

田佳韵脱掉衣服正要打开淋浴,突然看到一个黑影,吓得高声尖叫。刘马列转身跑出女厕所,同闻声首先赶到的郝建功撞在一起。刘马列恳求郝建功帮自己一把,随即推开郝建功跑进了男厕,结果郝建功被推倒在女厕所门口,

暗中目睹了这一切的罗东篱选择了沉默。

郝建功刚爬起身,大家纷纷赶到,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郝建功。

田佳韵由于慌乱,并未看清“流氓”的脸,但田佳慧认定流氓就是郝建功,她不由分说,上前抽了郝建功一个耳光。郝建功有口难辩。

团领导赶到。郝建功本以为从男厕出来的刘马列能为自己作证,可刘马列却溜走了。为了所谓的哥们情义,郝建功决定替刘马列背这个黑锅,只是请求团里不要开除自己。但田佳慧却坚决要求开除郝建功。孟团长左右为难,郝建功一咬牙决定自己走人,临走时给田佳慧撂下话,说我郝建功一定会回来娶你……

一年后,田佳慧同罗东篱结婚了,郝建功痛苦万分。

话剧团要保送田佳慧和朱定军去中戏进修,田佳慧知道小妹佳韵一直向往中戏,便把自己的名额让给了她,又说服孟团长把朱定军的名额让给罗东篱去进修导演。

七年后。田佳慧和罗东篱离婚,他们的女儿田梦已经三岁。至此,田佳慧为了让小妹田佳韵当上主演,已调入电台工作。

田佳敏和田佳韵得知田佳慧离婚,都大吃一惊。

稿源:农民网 
微博互动